一个真实的轻小说

第一章 相遇
故事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悄然而至。
2018 年夏末,伴随着最后一声蝉鸣,军训拉开了序幕。第一次踏上大学生活的她,居然发现宿舍里 4G 信号弱?!!!这对于嗜网如命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一大噩耗!她郁郁寡欢,面色苍白地看着 QQ 反复加载的圈圈发着呆。。。
这时,一个消息弹了出来,“终于装好路由器了,嘿嘿”。哦,是一个常聊天的朋友小Z,暑假在新生群里认识的,人比较热心,话也比较多。她本没在意,再一想,诶???????!
“可以装路由器吗,新生手册不是禁止吗?”
“嘿嘿,大家都装啊”。
“那装完怎么破quq,去哪里买套餐呀。”
“诶你加一下这个群吧,里面的人应该可以给你解答。顺便我报了这个社团的面试,感觉你很厉害呀,要不一起来算了哈哈”。
“额。。。我还要学习啦,能解决问题就好”。
加群,提问,一个表情包很多的学长不耐烦地回答了她的问题。她晕头转向,于是决定私聊问清楚具体步骤。
“我的账号是 bsyess”
“你没买套餐”
“套餐。。。怎么买”
忘了中间说了什么了,对方好像有意让她加入社团。但是她开学前立了 flag 决心好好学习不参加任何课外活动,于是她其实想要拒绝。但此时,对方说。
“我们是免费使用套餐的”。
她动摇了,不用买套餐,省钱省事,省时省力,多合算的事情,不如去试试,于是欣然填了报名表。

第二章 大腿
军训最后一天,即面试前一天,她居然蠢到在宿舍把自己的脚摔骨折了。依依不舍地放下手中方才获取的那来之不易的自由,重新回到家里那个大床上仰卧,内心充满了无奈。
学校转班面试是翘不掉了,推着轮椅也得爬去。可是社团面试,既不想放弃,过去也着实麻烦。这可怎么办好。
她于是点开了先前回答问题的学长头像,小心翼翼道“那个。。。我骨折了,面试怎么办啊”。
没过多久,一条消息发了过来“面试你不用担心,我会帮你说的,加油哦”,然后送了她一条激活码,当时看短短三十天的使用期限,后来才知道有多么来之不易。
后期在学长的帮助下,她被安排了电话面试,面试很短,全程只问了两个问题,她的回答也很简单,不会做,不会。本以为凉凉,结果却意外得到了录取的结果。她很惊诧,但还是开开心心地进了社团加了群,虽然她话很多,但在没摸清情况的情况下,她还是选择潜水。
慢慢她了解到,之前一直帮她的学长是一个部门的部长,能者多劳,他的活很多,责任重大,算是社团的中流砥柱之一。而她的部门也渐渐有了任务,只是她一无所知,一切从头做起,未免会有难度。在反复努力达不到任务预期的情况下,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领导是什么脾性好不好惹能不能求,只好求助最开始认识的那位部长,而那位部长也每次都不负她望地帮助她解决了问题,她逐渐就对这位部长产生了敬佩之情。
所谓抱大腿,抱着抱着就会上瘾。
第三章 暴躁网管,在线断网
象牙塔里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期待有一份爱情。于是她和一个撩她的男生在一起了。可后来发现,男生并不喜欢她,开心时偶然聊骚,不开心就干脆冷冻到底,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,心灰意冷的同时,也找不到人诉苦,于是就在早已熟络的社团群里絮絮叨叨。
之前帮她那位L部长,大概是嫉恶如仇,一听这话,便扬言帮她报仇断掉渣男宿舍的网。她倒也想出一口气,于是欣然同意,发了渣男姓名,成功断网并且L部长还加上一条备注“渣男臭不要脸”。
为了统一口径,社团大家一起骗渣男宿舍的人因为他们非法翻墙所以被自动断网,当她晚上,大出一口恶气的她感到心情舒爽,开怀大笑,并和L部长商定第二天继续断网,才坦然入睡。
之后的日子,虽没和渣男明提分手,但两人的关系早已名存实亡,连早晚安都省去的日子里,她和单身也没什么区别了。只是看社团里那些人愈发亲切,仿佛大家并不是缘悭一面的网友,而是早已熟识的故交,她的心暖暖的。感谢当时决定加入,更感谢L部长邀请自己加入这里。这里的大家,人都很好,她也感觉很好。
第四章 冤家路窄,针锋相对
这之后,L部长好像格外喜欢在群里损她,她说什么L部长都要㨃两句,仿佛两人有什么大仇一样。但是每次她在群里说什么自己做不好时,L部长都会在群里骂她傻然后私聊帮她解决问题。她是一向很讨厌嘴欠到不留余地的人的,但对于这个人,反而内心有一种暖流,觉得这个人很好,很暖心。
她大概没意识到,自从问Z同学要了L部长照片以后,就渐渐对这个人产生了难以言表的情愫,于是也变得格外喜欢在L部长㨃她时㨃回去,喜欢和他斗图,问他问题,向他求助。
但她也知道,L部长不出半年就会前往另一个国度求学,虽说他的样子是她幻想中那个人的样子,她依然不愿真切面对自己的感情。只是每次和他同一个教室并在他前一节的那节课会刻意晚走,中午宁可绕路也希望能够碰见上课的他。
她反复告诉自己,她不喜欢他,不要喜欢他。
也许这种心理暗示是成功的吧。
某次无意间私聊,L部长把一个很可爱的猫发给她,说,你像这个,她知道肯定是损她的,但也并没有 get 到点,只是随手存了图,然后支付宝缺个头像,就顺手换了上去。
没过多久社团聚餐,AA收款时,他看到她支付宝的头像,笑出了声。她顿时羞赧,赶忙解释说要换头像但没有合适的图片便随手换上去。并问他自己哪里像那只猫,他说,她的脸很鼓,和猫脸一样。她假作气急败坏,伸手便打他,于是一路嘻笑打闹走了回去,她的内心像荡过涟漪的春水一般柔软。
数日后,社团发年终奖品,她打算去拿,本应去新社办,但路痴的她在同学指引下走到了老社办,也就是L部长在的地方。L部长还是为她开了门,带她进去,问她要不要吃面包和酸奶,她拿了酸奶,略微害羞地站在那里,L部长说,我这里只有一罐了,你要的话先给你好了,你应该去新社办的。
她机械点头,然后落荒而逃般跑出去。走到外面,看手机,是L部长。
“算了,我带你过去吧”。
她欣喜若狂,但又很快假作平静。
“也好”。
他们一路上互损互㨃地到了新社办,结果却是她坐在那里看他们打游戏,到了晚上,煮糕吃,她无心吃糕,只想快点拿到坚果然后回家。于是她开口讨要,其实副社长本想给她,但是L部长却说,我们拿这个都要考核的,你们研发部部长不考核那只能我们考核你了,你把这两袋给我拎回去,然后考你剪网线。
她一时语塞,明明不是她的活,她什么都不会啊。。。
到了那里,他拿出网线,教她怎么剪,怎么装,怎么测。教完便背对着她去吃完饭了。而笨手笨脚的她学了无数遍,望着他的背影默默表了一个鄙视的动作以后,终于在看不下去的社长的帮助下学会了剪网线。
于是她蹦蹦跳跳地去拿了两罐坚果,加上前面一个正好三罐。谁知他却说“再拿一罐”。
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但也只是机械服从命令。拿了一罐,逃出社办,前往社团聚会点打牌。而他却因为要复习选择不去。
大家吃吃喝喝一小时过去,他却跑来,只见他跑上楼买了两袋酸奶下来,下来后却站在她身边开始冷嘲热讽,她也徉作生气,两个人又开始了日常冤家剧情。但是她的心却始终甜甜的。。。
第五章 我来表白了
此后便是寒假,两个人互相㨃的日常并没有什么变化,而她也把自己的感情收的恰到好处,自己舒服,也没什么人感受得到。直到有一天,她在社团情侣狗的摧残下立了个flag,两个月内下一个来表白的人不拒绝。
本就是句玩笑话,她也没想到真会有人来表白,还是他。只是他说的话是:
“我来表白了”。
她不知道对方的诚意如何,如果只是她自作多情该多难堪。于是她说,你别开玩笑了,欺负我很无聊的。
然后在群里,她说:“你们别开我玩笑,下一个表白的我答应的”,于是他回“怎么又下一个了”,然后又是一条“我来表白了”。她想,天哪,不会真的喜欢自己吧,为了制造舆论,她便截图发到了群里。
之后的几天,他除了㨃,好像也会撩一些,但都是适可而止,她想再前进一步,他也没有反应。她连夜失眠,她的感情失守了,沦为了对方的阶下囚。而对方似乎很轻松的样子。于是她决心放弃,单着也挺好。
开学前一天,她去宿舍收拾东西。发了说说后,对方突然向她发消息:“小姐姐吃晚饭吗?”。她压抑住内心的狂喜,说道:“好呀”。然后过去以后,他给她了一包糖,她欣然装进口袋,两人相谈甚欢。
第二天下午,他突然又向她发消息道“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”,她想对方应该是喜欢她的吧,所以就开始挑逗回去。可是,对方突然问,“你喜欢我吗”。她害羞了,于是退缩了,说了句哼,于是气氛陷入了尴尬。
这时,对方的好朋友来找她谈感情上的困惑,她似乎也觉得,畏缩永远不能获得所求,于是发他消息说“晚上下来一趟,找你有事”。
晚上,她在他宿舍楼下徘徊踟蹰,他终于下来了,问她做什么啊,她满脸通红,声音比蚊子还细地憋出来一句:“我来表白了”。
第六章 尾声
他说,这种事你QQ说就好了嘛。然后塞给她一包糖。虽说觉得他是喜欢自己,但这算拒绝还是接受她也琢磨不定。只是木讷地回答他的问题。
他问她一会是不是回宿舍,她说去社团茶话会逛逛,于是他便和他一起去。
那天晚上下着雪,落在她的睫毛上,轻盈灵动。
中途可以感受到他在靠近她,但是她心里没底,每次都回避肢体接触。直到结束,他说先走了。本来她没打算跟上去,但他转身看她,她便小跑上去,跟他一起出了门。
在门口,雪还没停,宿舍的灯光照耀着昏暗的夜,雪花的颜色倒也斑斓。
他突然止住脚步问她:“要不要抱一下啊”。
她羞涩点头,看着他。
一个紧实的拥抱袭来,温暖而有力,伴随着一句:“放心吧,我一定对你好的。”
她的世界顿时烟花烂漫,仿佛连树也在向她招手,电线杆也在冲她微笑。
“晚安”。
她小跑回去,欣喜地回宿舍,告诉自己的亲友团们自己脱单的好消息。
洗漱完毕,躺下,再次拿起手机,一一地对好友,女方家长,以及所有知情人士汇报实情,交待故事经过,以及遭受单身好友的垂泪唾弃以后,她觉得有点点累,但不知为什么,心里却是很开心的,仿佛悬空的心终于找到什么可以安放的地方一般。
在社团群里继续若无其事的水群,这天晚上好像他一直都没有出现,和知情的几个朋友一起演戏,假装被起哄,却又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一个朋友甚至说他应该拿个奥斯卡小金人。
正在这时,心心念念的他终于出现,一条消息出现在视线里。
“看到你QQ名片的第一刻起我便喜欢你。三生有幸,多多指教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*